一文说尽中美贸易战的全部真相

2018-03-28 11:55 来源:鸿运国际
谈判者想办法将自己的立场“广而告之”,并且“越耸人听闻越好”。一个关键策略是“回击”,对“失败者”给予“狠狠的”回击。另一个原则是:成功的谈判者需要“野心勃勃”。 ——特朗普 中美贸易战,表面上是贸易问题,其实是政治博弈和经济结构问题,而特朗普的个性则放大了贸易战的戏剧性效果。 1 最近,中美贸易大战一触即发,金融市场一片惊弓之鸟。 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毫无新意。克林顿总统时期,屡屡拿最惠国待遇给中国施压;即使以理性著称的奥巴马总统也曾经对中国发动类似的“关税战争”。 为何这次全球如此紧张不安?根本原因在于:特朗普的奇特个性。 2 特朗普的个性可以用几个关键词概括:偏执、好斗、冲动、说话不经过大脑。 过去几周发生的事情足以令世界震惊:特朗普逼走了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科恩,闪电解雇国务卿蒂乐森,撤换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将军。这三人堪称特朗普内阁的“三大稳定器”。 这三人出局并不奇怪,因为他们的理性与特朗普的冲动,是很不合拍的。特朗普能忍受这么久,也算不容易了。 特朗普的内阁大换血与中美贸易战有一个共同的背景:美国中期大选。特朗普又“切换频道”回到了选举时期的状态:好斗、挑衅。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直言: “美国优先”说的是美国有问题——美国的底层已经停滞了 40 年,他们很生气。他们想找些替罪羊,而不是自省,也不拿特朗普这样他们选上来的政客开刀。于是他们怪移民、怪外国人,高喊美国伟大、美国优先。但这些反应都是很原始的方式组合,因为它没有点出问题的真正来源。 ▲斯蒂格利茨与李克强 寻找替罪羊,虽然不合理,但在选举中很有效。 在 2016 年竞选中,特朗普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人民币被低估 15 % ~ 40 %,令中国出口产品具有不公平的优势,他威胁要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 45 %的关税。 2018 年 11 月份将举行美国中期选举,参议院三分之一的席位和众议院全部议席都将更换,其结果往往会改变府院权力平衡。此次选举不仅是对特朗普执政成绩的评判,同时也是两党冲向 2020 年大选的发令枪。 现在他要“兑现对选民的诺言”了。 3 人,可以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 贸易战并不明智,也源于贸易本身的复杂性:许多中国产品是用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零部件在中国组装而成。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研究发现,美国消费者在“中国制造”的商品上花费的每一美元,都有 55 %落到了销售、运输和为这种产品做推广的美国人手中。 美国在 2009 年对中国轮胎产品收取 35 %关税,效果如何呢?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发现,美国消费者不得不为此在购买轮胎上多花 11 亿美元,与此同时这项关税却只保住了不超过 1200 个工作岗位(平均每个工作岗位付出的代价 90 万美元)。 尽管特朗普声称征收关税是为了保护美国就业,但事实却在打脸:研究表明,2002 小布什征收钢铁关税,令美国损失了 20 万个就业机会。 诺奖得主克鲁格曼说: 巨大的贸易赤字中,很大一部分是统计造成的错觉。正如一些人所说,中国是大组装者:中国出口的很多产品,实际上是把其他地方,尤其是韩国和日本生产的零部件组装起来。典型的例子是 iPhone ,它是“中国制造”,但中国的劳动力和资本仅占最终价格的百分之几。 的确如前财长楼继伟明确表示: 所有的贸易战,最后都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没有什么好处。 其实,中国已经是非常克制了,没有选择“冤冤相报”。美国对华 600 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中国的反击只有 30 亿美元。正如楼继伟所言,中国还留有更狠的后手: 应对美国政府的一些不理性措施时,手段可以再“稳准狠”一些,从而促使对手能选择坐在谈判桌上。我觉得中国给出的措施还没有打到美国的痛点……可以先打(美国)大豆,然后打(美国)汽车,然后打(美国)飞机,我们也不会让别人都占便宜。反正最后是大家来谈。特朗普是生意人,所以‘打一打’大家就可以一起谈了。 4 特朗普当然也是一个商人。特朗普三十年前所写畅销书《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中提倡的谈判原则,都在现实中得到投射: 谈判者想办法将自己的立场“广而告之”,并且“越耸人听闻越好”。其中的一个关键策略是“回击”,并对“失败者”给予“狠狠的”回击。另一个原则是:成功的谈判者需要“野心勃勃”。 接替科恩出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库德洛,无意中泄露了特朗普的真实意图。 长期以来,库德洛支持全球化与自由贸易,支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反对贸易战。 特朗普宣布对进口钢铝征收关税之后,库德洛在推特上转贴保守派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文章,说: 关税是有害的。 他在关税公告宣布之前,于 3 月 6 日发表文章说:“关税就是税”,认为对外国实施高关税最终会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是在“制裁本国”,而即使保留了 14 万的钢铁工人的工作,却会有 5 百万的其他相关产业工人可能因此受害。 既然如此,库德洛为何还与特朗普“同流合污”呢? 3 月 11 日库德洛在接受 AM 970 电台采访并谈到钢铝关税时说: 加拿大会被豁免,墨西哥会被豁免。澳大利亚会被豁免。我向你保证,整个欧洲到最后都会被豁免。我跟你打赌,在亚洲的美国盟友也会最终受到豁免。只有中国不会被豁免。 显然,库德洛深信:关税只是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而已。 ▲新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库德洛 果然,3 月 26 日美国财政部长奴钦喊话: 我谨慎乐观地认为,我们能达成协议。我们已经非常明确地表明了要求,中国也理解。 特朗普也开心地在推特上泄露天机: 我们正在与多个国家进行贸易谈判,多年以来这些国家对美国很不厚道。最终,所有人都会开心的! 5 特朗普有问题,不等于中国没问题。我们也要认清自身的问题,然后加以改进。 ▲不断扩大的中美贸易逆差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表示: 在美国,中国产品比墨西哥产品便宜 1/3 ,比欧美产品便宜 2/3 。 笔者认为,中国产品价格低,既有合理因素(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普遍较低),也有贸易壁垒因素(进口关税高、一些领域对外资开放度低),但真正的问题在于体制性因素: • 对 GDP 的追求显然压低了环境污染成本。 • 市场不完善导致生产要素价格低估(例如一些企业可以以很低的价格从银行和资本市场融资)。 • 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中大量存在税收优惠、补贴等行为。 • 大量国企可以获得各种隐性的支持和优待。 • 大量僵尸企业可以依赖银行输血继续活下去。 • 金融等领域对外资还存在不少限制(例如持股比例)。 • 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较弱,也导致一些企业可以低成本地“学习”。 这些问题都是体制性问题,有赖于通过“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来逐步改善。 6 从宏观层面看中美贸易问题,会有不同的视角。耶鲁大学教授罗奇(Stephen Roach)认为,问题在于美国消费太多、储蓄太少: • 2017 年第三季度美国的净国民储蓄率——企业、家庭和政府部门储蓄之和——只有国民收入的 2.1 %,仅仅相当于 20 世纪结束前三十年平均水平 6.3 %的三分之一。 • 随着国内储蓄的暴跌,美国有两个选择:降低投资及其所支撑的经济增长,或增加从海外借入的盈余储蓄。在过去 35 年中,美国一直选择了后者,1982 年以来几乎每年都出现国际收支赤字。2017 年,美国对令人咋舌的 102 个国家存在着贸易赤字。 • 储蓄短缺的美国经济的多边对外贸易赤字,为也许是特朗普政府所犯下的最严重的政策错误,即转向保护主义创造了条件。 笔者认为,中国简直就是美国的镜子:中国消费太低、储蓄太多。 •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美国中央情报局 2015 年度《世界概况》称,卡塔尔、科威特和中国大陆在收入储蓄排行榜上位居前三甲。 卡塔尔、科威特都是产油国,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中国的储蓄率实际是世界第一。 出路是,要么减少美国人的消费,要么增加中国人的消费。显然后者是增量,是痛苦较少的出路。 目前中国居民消费占 GDP 比重为 39 %,远低于 60 %的世界平均水平。这是为什么呢? 不是中国居民不想消费,而是因为需要背负“四座大山”而不敢消费、不能消费。这四座大山是:教育、养老、医疗、住房。 7 可见,中美贸易问题的确非常复杂,可能超出了特朗普的理解。真要解决中美贸易问题,汇率、关税都是皮毛,也难以奏效,根本出路在于: • 美国少消费、中国多消费 • 中国推进市场经济、法治化的改革,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 • 中国扩大对外开放力度 • 中国降低进口关税
  1. 创业登记
  2. 鸿运国际
  3.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鸿运国际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

鸿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