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冷笑话的公司,跑去了新三板

2015-11-26 10:10 来源:鸿运国际 浏览:
“微博上整天讲冷笑话的公司都准备挂牌新三板了!然而,这并非是一个冷笑话。” “一句冷笑话,除了博人一笑,还能玩出一门生意。” “冷笑话精选冲刺新三板,这个时代处处是机会。” “以后讲笑话都不纯粹了。” “冷笑话精选”的运营商厦门飞博共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飞博共创”)申请挂牌新三板的消息一出,立即在粉丝、自媒体、新媒体中引起千层浪,那家天天讲冷笑话逗乐粉丝的公司,原来怀抱着踏入资本市场融资的理想。 为融资理想奋斗的新媒体和自媒体并非只有飞博共创一家,不久前,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就曾披露北京虎嗅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虎嗅”)申请挂牌 新三板。随后,《煎饼侠》、《滚蛋吧肿瘤君》、《烈日灼心》等当红电影的背后推手——电影营销公司北京无限自在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自在传媒”) 也披露了招股书,预计年内挂牌新三板。 “新三板门槛较低,很多公司都想上,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新媒体排行榜创始人徐达内在接受《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媒体、自媒体企业通过上市进行融资,一方面这些企业需要获得资本市场的注意,另一方面,新媒体本身或许需要进行一些新的探索。 扎堆新三板 1111.1111万元,这是飞博共创最终确定的申请新三板注册资本数额,飞博共创CEO伊光旭对这串数字的解释是:“我姓伊。” “伊光旭从微博时代就开始做,应该说他的嗅觉是很灵敏的。”徐达内说道。 伊光旭第一次尝到粉丝福利是在豆瓣小组。不到三个月时间,伊光旭创办的豆瓣小组吸引了十几万用户,广告商闻风而至,这让他赚了一桶金。微博上线后,伊光旭迅速转移战场,多番试错后,他终于找到了粉丝和利润的增长点——笑话。 之后的故事几乎众所周知,微博红了,冷笑话精选红了;微信来了,冷笑话精选微信公众账号也来了。伊光旭没有放过新媒体环境下的任何一个机会,现在新三板来了,伊光旭已经提出申请,这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飞博共创公开转让说明书的数据显示,公司去年营收1912万元,同比上年翻倍,净利润526万元,同比上年增长3.5倍。目前公司规模为98人,拥有 200多个微博、微信自媒体账号,除了“冷笑话精选”外,“星座秘语”、“电影集结号”、“口袋英语”、“一块去旅行”等热门账号也出自飞博共创,粉丝数 共计1.5亿人。 有人戏称,是1.5亿粉丝将飞博共创抬进了新三板,而从公司实际运营情况来看,事实确实如此。目前,社会化媒体的渠道传播、动漫游戏产品和移动应用产品是 公司三大主要产品,广告依然是飞博共创的主要收入来源。公司的申请数据显示,2013年和2014年,广告业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100%,2015 年前五月占比为99.54%。 《21CBR》记者致电飞博共创,但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正在等审批”,不愿作更多说明。 而另一家新媒体代表是从创办之初就选择轻资产道路的虎嗅,其公开转让说明书明确表示,目前虎嗅只有50人(不包括外部作者)。2012年,虎嗅网上线,创始人李岷将其定义为个性化商业资讯网站,实则重点关注科技圈。 从虎嗅的申请数据来看,公司2013 年、2014 年、2015 年1-5 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9.91 万元、925.78 万元和564.77 万元,主要营业收入由网络广告(广告发布)、线下活动、整合营销服务收入组成。与公众印象不同的是,虎嗅的大部分营业收入来自整合营销服务,2014年该 项目占公司收入比61.34%,而同期广告发布营业收入占比仅为16.17%。 “轻资产企业通过传统渠道融资并不容易。”福建省皇品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皇品文化”)是一家以微电影以主要业务的轻资产文化企业,公司董事长黄灿明对融资有着深刻体会。   2011年8月皇品文化成立,一年后黄灿明不断尝试融资,但屡试屡败,直到他决意带着公司走上资本道路,先后在海峡股权交易所、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 挂牌登陆。在接受《21CBR》记者采访时黄灿明坦言:“新三板有一个好处是给中小企业提供一个平台,真正实现了中小企业走资本市场这条路,文化企业的特 性(先有人才、作品、知名度积累,再有利润)决定了企业需要借助资本的力量来实现一些目标。” 事实上,不仅原创、草根新媒体、自媒体有意借助新三板踏入资本市场,辽宁日报新媒体集团、湖北日报新媒体集团、天津北方网新媒体集团、南京报业集团旗下龙虎网等传媒旗下的新媒体子公司、门户网站也对新三板趋之若鹜,但交易情况并不明朗。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新媒体冲击新三板队伍的日益扩大,钛媒体、36氪、i黑马等同类企业逐鹿新三板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但均未获得官方证实。可以确定的是, 今年6月份36氪的股权众筹平台上线,蚂蚁金服便与36氪达成全面战略合作,而在10月下旬,蚂蚁金服又宣布战略投资36氪。 大胆转型布局 在徐达内看来,过去两三年里,整个中国新媒体的市场格局已发生了大变化,传播渠道从过去以纸媒、门户为主,到现在加速转向互联网转移。商业模式也随之改变,除广告模式外,利润来源呈多样化发展,电商模式、社区模式、众筹模式、互联网金融模式都是可能发展的方向,“新媒体生态正在走向移动互联网,不只是渠道发生变化,商业模式和成本结构也发生了变化。” 飞博共创在公开转让说明中也隐隐透露出转型意向。其公开转让说明书透露,目前飞博共创旗下共有2家子公司,分别为飞博文创(100%控股)和小喵网络 (75%股份)。今年飞博共创已推出一款零食导购APP——零食小喵,暂时只做电商导购,以庞大粉丝数为基础,利用自身平台将流量导向零食电商领域,不过 该项目仍处于孵化阶段,尚未盈利。 除移动端电商项目外,飞博共创已投入的项目还有娱乐圈圈手机软件、咸蛋手游推荐手机软件、有型手机软件、时光机平台、一种手机软件。“(飞博共创)是从流量叠加变现走向品牌,或者说品牌电商。”徐达内表示,“电商想象空间比较大,天花板比较高,广告天花板比较低。” 试图将流量导入其他平台的不止伊光旭一个人,老牌社交平台天涯社区也在做同样的尝试。 说起天涯社区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涯社区”)挂牌新三板的经历,天涯社区创始人邢明有些哭笑不得。公开转让说明书一经公布,舆论纷纷误以为天涯社区将被转让,“我们不卖”是邢明当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大家不是很了解(新三板),但对天涯社区又很关注。” 天涯社区的创建时间很早,但融资并不早,“我们是2006年才开始融资的。”邢明告诉《21CBR》记者,创业板兴起后,邢明萌生了在国内上市的想法,但 当时天涯社区还处于VIE(可变利益实体)架构之中,“我们从谷歌手中回购股份就花了2年时间。”而天涯社区也因此错过了成为第一批创业板上市企业的机 会。 后来天涯社区遭遇互联网市场的激烈竞争时期,“以往更多的是靠广告,后来我们意识到广告不是天涯社区最好的商业模式,所以我们就考虑转型。从2012年到 2014年,我们都在转型,公司处于战略亏损期。”邢明向记者解释,互联网公司大部分经历过战略亏损期,其间公司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科研精力,但利润基 本为负。 再次申请创业板的难度增加了很多,邢明了解到,随着申请创业板数量的逐渐累积,公司利润需要达到5000万元才能获得优势,而天涯社区当时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但邢明不想等了,他选择了新三板。 “对接新三板之后,打开了对接公开融资的通道,围绕新三板的投资机构和三板基金还是挺多的,现在又推出了优先股的政策,我们就可以大胆做些布局。”邢明说道。 目前,天涯社区的广告收入占比在70%左右,个人增值服务和社群电商服务占比合计为30%。明年,邢明希望个人增值服务占比上升至40%,社群电商和广告收入分别占比30%。 今年9月1日,天涯社区发布了挂牌后的首份半年报,比预期晚了一天,但却是天涯社区近年来首度扭亏。账面数据显示,天涯社区上半年营业总收入为 6118.14万元,净利润172.13万元,同比增长107.76%,公司经营情况出现了好转迹象,尽管扣非后净利润数据仍然亏损1110.36万元。 “预计三个月左右,我们还会做一轮定增。”邢明透露,“新三板是一个鼓励创新的平台,融资功能还是可以的。” 另一方面,无论是飞博共创、虎嗅亦或是天涯社区,高知名度是这些企业挂牌新三板获得关注的重要原因。然而从实际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情况来看,企业的盈利能力 尚不及它们的知名度。黄灿明倒没有这样的“偶像包袱”,“(皇品文化)刚上的时候注定不会太亮眼,就想踏踏实实做好基本功,我们会借着新三板这个好平台, 夯实基础。” 幸运的是,新三板恰好是一个并不太看重亏损的平台,“资本市场恰恰相反,不看现在,看未来。”黄灿明说道。同时,新三板作为上市的另一种渠道,不断敦促挂牌企业在管理、财务方面做到正规化,这对于任何一家没有经历过上市的企业来说,都是一种挑战。
  1. 创业登记
  2. 进入论坛
  3. 关注微信
鸿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