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抓住时代机会的成功者,都是反人性的

2018-06-02 10:16 来源:鸿运国际
前两周参加一个创业聚会,其中一位创始人,经历过2次失败创业,第3次重新起航,算是小有起色。 他说了一句话,在场的人都狠狠点头:如果你发现自己非常痛苦和不爽,那么很有可能是走在了一条正确的路上。 而如果你发现自己非常爽,很可能是在错误的道路上,马上药丸。 因为能抓住时代机会的成功者,都是反人性的。  能抓住时代机会的成功者,都是反人性的 不只是创业,想要抓住当下这个时代的任何机会(或者说任何时代的机会),获得成功,多少是需要一些反人性的。 这个反人性不是说付出异于常人的努力,因为要比努力,每天起早贪黑在工厂打工的人显然更努力,为生存努力一点儿都不反人性。 真正的反人性,借用上面那位创始人的话,体现在3点:

1、敢打破资源诅咒 

我一位咨询出身的朋友,8年前就出来创业。传统的咨询是给每个客户做定制化解决方案,缺点是太贵,所以目标客户都是五百强等等大公司, 而中国90%以上都是中小企业,并且她那时候就看出,未来中国企业的发展会越来越快,大外企的机会越来越少。 所以她打算把咨询服务做成一些标准化产品,切入中小企业。  刚出来的几个月,好些老客户知道她创业,都来找她做项目,开发标准化产品是个需要长期投入的事情,所以本着先养活自己的想法,她开始跟团队一起,去参与企业项目竞标、准备方案并递交咨询服务。  结果三四年过去了,她的团队依然在做咨询项目。 后来有次一起吃饭,她痛苦地说:“我觉得自己被过去的资源诅咒了。” 刚开始的时候,很多老客户找过来,创业公司都缺钱嘛,就都去接单赚钱了,只剩下一个人有时间做产品,所以进展很慢。 而且因为做产品需要投入,短期没什么收入,导致大家都对这个同事颇有微词,后来他感觉不受重视,也离开了,我产品化的想法就此搁置了。  我很难相信,问她:可是你可以再招人做啊,而且你们团队一直在扩大啊!只要你想做,肯定可以做啊!  她无奈地说:一旦走上了这条路,好像就无法回头。我们的项目越接越多,所以我就要招人来做项目,那我的精力就都在招聘和做项目上了。 然后我一旦招了更多人,就需要养活他们,于是又需要再去接更多项目。 到最后,我自己忙到崩溃,根本停不下来。这些资源没有帮到我,反而让我越来越忙,却越来越偏离原先的方向,好像被诅咒了一样。  “资源诅咒”(Resource Curse)原本是个经济学概念,指的是那些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与自然资源较少的国家相比,反而经济增长更慢、民主程度更低、发展结果更不好。

其中一个解释是,自然资源的丰富,导致企业的精力更多花在腐败、掠夺和寻租方面,同时,过于依赖自然资源,也会使国家对人力资本的重视度降低,导致失去内生增长的动力。 
国家如此,创业如此,人也一样。  我之前在大公司工作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去跟同行竞标,一场演讲之后最终客户选了你,会觉得自己全天下牛逼。 没什么行业经验,但是做出来的方案,被很多客户高管认可,觉得任何问题在自己这里都能搞定。 带团队之后,只要努力就会有业绩,团队成员也认可,以至于我觉得做企业很容易……  可出来创业之后才发现,这些都建立在强大资源的前提下:公司名气大,客户都是送上门的,只是跟一两个同行竞标而已。 流程和方法论是有的,你只要根据方法论进行方案定制化,结合公司的很多智库,方案差不到哪里去。 公司发展方向既定、业务单一、团队人员素质高,带团队没有太大难度。  但我自己没有意识到当时掌握的资源,只觉得自己什么都行,却忽略了更深入地研究客户心理、更有危机意识地看待行业未来的发展、更有意识地去开拓渠道。 创业之后,这些当时欠下的债,还是得一件件还。好的资源,没有带来“祝福”,反而带来了“诅咒”。  所以,想要抓住机会、获得想要的成功,就需要时刻想想看:自己有哪些别人没有掌握的资源?这些资源对你的长期发展来说是好是坏?它们帮你掩盖了什么问题?  否则,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2、敢打破路径依赖 

Peter Thiel在《从0到1》里面提到,他在上高中的时候,朋友就预测他将来会去斯坦福,果然他去读了斯坦福法学院,毕业之后,他去申请最高法院的书记员职位。 这是法学院毕业生挤破头都想去的地方,结果,他在最后一轮面试中失败了。  后来创立PayPal之后,有次遇到当年帮自己做面试准备的朋友,将近10年没见,朋友的第一个问题不是“你怎么样”,而是“你是不是很庆幸当年没有得到那个职位?”  他后来自己也提到:如果自己得以走上那条世人眼中成功人士的路径,只会把他的人生变得更差而不是更好。  读名校、去大公司、在专业领域积累、沿着既定的路径往上升,这是一条无数精英在走的独木桥。可是,这真的是更好的一条路吗?    能够取得超出常人成功的人,一定会具备超出常人的认知,因此想法必然会与众不同,而且他还需要能够坚持并践行这个与众不同的想法。  可大多数人做不到的,这太反人性了。  去年底中兴工程师坠楼事件之后,我一个原来在某手机厂商做工程师、后来艰难转行投资的朋友,说起他们当时的状况。 八九年前,行业面临结构化调整,公司没有跟上,业务受到很大冲击,很明显地开始走下坡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他都有很大的危机感。 但奇怪的是,如此明显的趋势,当时团队很少有人离职,非但如此,团队的内部斗争反而变得很激烈。 之后,公司大裁员,一些工作多年的资深同事,从光鲜的工程师,一下子成为焦虑迷茫的中年失业者。 后来他几次艰难转型,最终进了投资行业,再次回想当时的状况,他比喻说:当时这个团队,就像一艘被撞下沉的船,一群人都可劲儿往船头跑,争先恐后地逃命。 因为别人也都是这么做的,但船终究会沉下去的,跑得快也就是慢点沉而已。 可是,没有人敢直接从船上跳下去,因为那里没有一条被走过的路。    我们会依赖自己过去的成功路径,或者依赖自己经历过、看到过的别人的成功路径,来调整自己的行为。 因为人性有太多虚荣、自卑和求认同的心理,这让我们觉得,看一本别人不看的书、买一件小众的商品、持有一种跟大多数人相反的看法……都太不安全了。  可是,如果你的想法跟大多数人是一样的,走的路跟大多数人一样的,也没有自己特别相信的某个信念,却期待自己的回报能比大多数人更高,这不是很荒谬吗?  以及,如果你对现状不满,但只想按照过去的路一直走下去,期待有一天出现过去没有过的奇迹。用同样的方法、却期待不一样的结果,这不也很荒谬吗?  Peter Thiel提到,自己有个面试必问问题“在什么重要问题上,你跟其别人的看法不同?”  好的回答是:大部分人都认为XXX,但事实恰好相反。

3、敢花大钱 

有个段子:你用信用卡刷了1万块,就恨不得立马把钱还回去。王健林借了银行1个亿,会想着怎么再借10个亿出来。  尽管我们都爱花钱,但花钱这件事,是让人恐惧的。  说到花钱,我想起认识的一个年轻人,可能很多人听过:剽悍一只猫。我是通过一个朋友牵头,认识对方的。 当时他聊了自己的一些经历:在决定做自由职业者之前,他银行卡里有几万块存款。 作为一个没工作过多久、没太多资源积累的年轻人,你会用这个存款干嘛呢? 一般人的思路是:存着,以备不时之需,毕竟在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需要租房、需要吃饭啊。 但他用来做什么了呢?通过在行,不停地约各个领域的行家/牛人见面、请人喝咖啡。 如果对方跟自己不在一个城市,他还会坐飞机去见,几个月时间,钱花到只剩几百块,但是见了很多人、学了很多东西。  后来他写书、开公众号等等,让很多人都知道了他,而他所认识的这些人,也帮了他很多。用全部家当几万块做的投资,最终还是收回来了。  能抓住时代机会的成功者,都是反人性的 我并不是说,要像他这样做,实际上如果我处在他的位置,我也不会这么做。每个人的特质不同、道路不同,采取的方式一定不同,花钱的方式也不同。 所以,我不是在说这条路很好,我是想说,这种魄力一般人做不到,太反人性了!  当然,话说回来,虽然说要敢花钱,但不是说,只要敢花钱就行,如果把这几万块都买了包,大概真的收不回来了。  我一直跟周围同龄的朋友说:我们这代人,大多数人小时候都没学习过正确的金钱观。 同样花出去1000块,买只包,跟你约个牛人聊,差别是很大的,前者叫消费,后者叫投资,但我们到很晚才认识到。 消费,是根据你的需要来,为了一时的情感愉悦;而投资,是根据未来规划来,为了长久的回报。  前面的段子里,为什么你刷了信用卡会想赶紧还,而王健林借了银行钱想要借更多?道理也简单,你花的1万是消费,铁定赚不回来;对方拿的1亿是投资,有机会赚更多。  所以,敢花钱的前提是:对未来有规划,知道钱应该花在哪儿。即便这个钱花出去,失败了,至少你验证了方向的可行性。 想起之前给一家快消公司做咨询,做高管访谈的时候,对方市场部老大说:我要的人,得有花钱的想法和魄力,栽了没关系,买到教训就好。市场部的团队能力,就是用钱砸出来的。  文章开头那位创始人说,他上一次创业,因为前次失败的原因导致心理压力大,不敢犯错,结果进展非常缓慢,耗了好几年,才发现这个方向没有前途。 可是如果激进一些、快速试错,哪怕最后不行了,也能换个方向重来,毕竟时间是最宝贵的。  谨以此文与各位共勉:当你感觉自己很舒服的时候,可能是痛苦要来临的时候;而当你做着反人性的事情的时候,可能是你走在了正确的路上。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鸿运国际公众号

好项目推荐

鸿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