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归来的李一男和王欣:曾用300万赚回9亿6的人

2017-12-04 18:42 来源:鸿运国际 浏览:
李一男出来了。再过三个月,王欣也将重获自由。 过去的两年,什么投资领域最火?毫无疑问是共享经济与视频直播。共享经济火到什么程度呢?看看摩拜与OFO两家公司的投资方就知道了“ofo站着17位投资方,摩拜有22位投资方。” 视频直播也是如此,优酷、映客、斗鱼、花椒、快手、抖音等独角兽的背后,国内实力最雄厚的腾讯、阿里、金沙江创投、高瓴资本等财务投资人和战略同盟无一缺席。 作为两个领域曾经的王者,缺席这么一场盛宴确实让人扼腕。 两人都是天才 李一男的聪明是出了名的。他15岁考入华工少年班,27岁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1998年,无线研究部向江苏一个集团客户进行技术汇报,李一男是主讲人。不过由于工作太忙,事先根本不了解。就在去会议室的楼梯上,他拽住了无线研究部的总工,“你给我把主要的东西讲讲。” 结果5分钟后,李一男就在台上面对30多位专家侃侃而谈,“如此专业的技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全部掌握,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在主管华为技术研发的3年里,李一男展示了超强的技术天赋以及对技术趋势的把握和洞察力,他在程控交换机、传输、数据通信、无线通信等领域,先后开发出10多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产品,亲眼见证了华为的市场营收从4.1亿狂飙到200亿。 所以,当时的华为市场部常委的会议上,只要李一男说话,其他6位副总裁只有认真听的份,“没有李一男的意见,谁也不敢下结论。” 包括日后在百度,李彦宏给予了高度评价,“全世界能做百度CTO的人不超过三人,李一男就是中一位。” 后来,他创办的牛电科技,3个月就拿到了5000万美元的融资。2015年6月,第一代产品小牛N1 登陆京东众筹,5分钟筹资额破500万元,13分钟破千万,最后创造了7200万元的神话。 再看王欣。这个仅有大专文化的湖南伢子,仅用一款播放器就横扫千军,4年就成为我国视频点播领域的老大,最巅峰的时候安装量超过3个亿,而当时的网民总数量也不过5.5亿。  要知道,这一成绩的取得是在2012年。当时我国宽带普及率仅为 4%,而且网络下载速度普遍都在 100kb/s,别说看视频,看电影,就是看张图都费劲。 当时,主流厂商提高播放速度无非就是扩容,扩容,再扩容。 王欣却另辟蹊径,将发力点放到网络的计算能力和带宽上,并首创对等互联网络技术,“向其它下载过该文件的电脑获取,下载完成后自动分享。”这样,网友可以边播边下,“下载人数越多,下载速度越快。” 同时,他独创“BT种子在线播放”、“雷达”以及“视频剪辑”三门绝技。什么BT,什么迅雷,只要是种子文件就能兼容,没有快播不能播放的,而且,在搜索算法没有太多限制,通过“雷达”功能,点击一下按钮,立马就能搜出附近的片源。 更让人叫绝的是,2008年,王欣开发出了视频剪辑功能。凡是喜欢的片段,用户可以非常方便地做成MV。所以,快播2011年销售收入突破1个亿,2012年更是增长到3亿元,足足翻了3倍。 都在关键地方犯了低级错误 可惜,老天在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总是关上一扇窗。 李一男犯的第一次错误是在港湾网络。本来,他是有机会的,并计划带领港湾网络到纳斯达克上市。不过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偏偏收购了另一位“老华为人”创办的、专供光传输设备的钧天科技。 要知道,钧天科技的光传输设备业务正是当时华为收入最好、利润最高的产品线。显然,李一男的这一步触碰到了华为的底线,“乖乖,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还胜利会师了!” 所以,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不惜代价,从各个领域封杀港湾。”从此,港湾业务急剧下滑,最终被逼得走投无路。 由此,港湾上市这一步,迈了4年也没有迈过去。 第二次错误就是让李一男付出2年多牢狱之灾的内幕交易。以他在华为、百度、移动等公司身居要职的经历来看,要资源有资源,要人脉有人脉,会为这区区几百万冒险吗? 要知道,在金沙江创投期间,李一男曾以300万元投资数字天域,此后该公司借壳上市,他手握的股票转手价值就高达9.6亿。 真要内幕交易或许有更安全稳妥的方式,也不至于留下明显的把柄。所以,只能说李一男太狂妄,根本不屑于去了解证券交易的相关法律。 反观王欣也是有机会的,他对盗版与色情迟早要坏事应该是心知肚明。所以早在2012年,就试图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借此封杀不良内容来源。 但是,王欣下不了狠手,“严格按照模型来,90%的客户都要流失掉。”没有办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当时,他还指望着快播到纳斯达克上市实现发财梦呢,“一旦成功上市,100亿市值是大概率事件。” 所以,王欣只能看着快播成为众矢之的,看着10多家视频网联合对快播采取法律诉讼,并成为中央“剑网行动”的严打对象。 等到2014年4月16日晚,他有所觉悟,发表《致快播用户书:我们涅槃在即》,“快播自宫涅槃,最后一位盗版战士的倒下,标志着互联网视频草寇时代结束。”但已经来不及了。 是性格决定命运吗? 的确,李一男的“张狂”“脾气暴躁”是出了名的。 一名为“戴辉”的网友讲述了第一次见李一男的情形,“看到一个不怎么挺拔的瘦男生目中无人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我前面工位的椅子上,将脚放到桌子上,抓着一个同事的水壶就猛喝了起来……我惊问:他是谁?有人答:你这个土人,他就是李一男!” 但是,王欣的好人缘却是出了名的。 在知乎里有个“王欣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提问,下面几乎清一色都在夸奖他,前员工或者是前员工的好友,都在爆料王欣给员工的福利好,或是他本人的平易近人。 就在快播刚陷入麻烦时,还有用户发邮件给快播团队,提议要帮他们众筹2.6亿元天价罚款。王欣的太太发了条微博,更有无数网友留言,“我们欠王欣一个会员费。” 那么,为什么李一男的“不会做人”和王欣的“平易近人”都把他们引向了牢狱之灾呢? 一方面是对技术的偏执狂,对成功的渴望,“不太关注外界的变化,只埋头于自己专注的领域和技术。”另一方面就是成功来得太容易了。 正因为狂妄、自大,李一男的江湖只是他一个人的江湖,导致离开华为创业,不仅没有获得恩师和老东家的帮助,反而把局面导向了对自己的全面绞杀。 虽说王欣总说技术无罪,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很多网友把快播视为“看片神器”、“宅男必备”,并通过快播认识岛国的很多老师。这无疑违背了一个企业的道德底线。所以,才墙倒众人推! 还有机会吗? 里面无甲子,寒暑又一年,互联网的江湖早已物是人非 就在李一男离开的这两年,车和家的纯电动车SEV下线,续航在100公里,相当于一个四轮版的“小牛电动车”。 除了车和家,摩拜与小黄车如日中天,滴滴与快的在合并后也迎来快速发展,成为仅次于淘宝的全球第二大在线交易平台,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技术更是突飞猛进。 而在王欣离开的这三年里,电视机盒子已经成为别人的天下。尽管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已经渐渐远去,可如今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如日中天,估值接近百亿,直播领域更有映客、斗鱼、花椒、熊猫牢牢占据第一梯队。 唯一庆幸的是,上天对两人还不薄,王欣刚刚37岁,李一男也不过47岁。 事实上,做企业的,哪个不是一波三折? 史玉柱30岁经历了从巅峰跌入谷底的起伏,昨天还是盈利4个多亿,转瞬间就负债2.5亿,他一度要自杀。而孙宏斌27岁遭遇5年的牢狱之灾,44岁又被迫以白菜价甩卖顺驰。 如今,史玉柱的身价是500亿,孙宏斌的身价是700亿。 或许,3年以后,李一男、王欣又是一条好汉!
  1. 我要创业
  2. 进入论坛
  3.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鸿运国际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

鸿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