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3年,她想用一只智能音响,完成5.5亿家庭的客厅大改造

2017-12-14 10:04 来源:鸿运国际
自从亚马逊Echo于2014年问世以来,全世界科技公司都在为智能音箱疯狂。 国外有亚马逊Echo、谷歌home、苹果Homepod、微软Invoke,国内有天猫精灵、京东与科大讯飞推出的叮咚音箱、小米的小爱精灵、喜马拉雅FM的小雅……,细数今年科技公司发布会,必有新款智能音箱隆重登场。 跟进的还有传统家电制造商和创业者,曾有媒体统计,目前国内做智能音箱的企业已近50家,此外至少还有500家与之相关的硬件或技术方案提供商。 狂热跟风下,是“入口”的野心。他们笃信这将是继手机之后,打入家庭的又一个突破口。于是赚钱不重要,体验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率先占领赛道。智能音箱从千元级直降到双11的“只要99”。 百“箱”争鸣,硝烟弥漫,初创公司“音磅”会是其中的一员吗? “我们的产品是‘智能音响’”,音磅创始人傅缨茗对新芽NewSeed强调:“在我们还没完成的智能音响市场教育时,智能音箱就铺天盖地地来了。但我们要向用户传递的是,真正的娱乐体验升级,不是智能音箱能完成的!” 消费升级之于“听”,不只是简单的“+AI 你可能无法想象,在科技发展瞬息万变的今天,音响作为家庭影院中的绝对主角,已经有20多年没有过技术革新。即使是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家用音响的套装组件也并没有太多变化。 “就人的感官来说,听觉是特别被动而容易忽视的一个。”无论从内容、技术还是产品,电视都在不断推陈出新,而音频却始终滞后不前。 随后迈入移动互联网阶段,音频的内容慢慢丰富,产品和设备的需求也开始增长,傅缨茗看到了机会。于是2014年,她辞去稳定的工作投身创业,成立了音磅。她要做的,是把传统的家庭影院和多媒体音响进行智能升级和互联网化。 这意味着,她面对的一方面是国外音响大厂和互联网智能音箱品牌的冲击;另一方面是一个存量市场。目前中国有95%的家庭拥有电视机,只有不到25%的家庭有音响产品,这个数字是5.5亿家庭。尽管这对于一个做产品的初创公司来说已经相当可观,但进一步拓展会遇到天花板。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傅缨茗有自己的看法。 首先,对于长期霸占京东音响销量TOP10的国外品牌来说,国内外音响渗透率和智能化的理解并不相同,导致在使用上国外品牌有严重的水土不服。相比于国内25%家庭拥有音响产品,国外音响普及率已达65%,市场教育成本低,因此这些品牌多在音频的专业度和设计上去做迭代和延伸,并未照顾到国内用户的使用习惯;此外,国内智能化家电的迅猛发展使得智能电视不断推陈出新,而国外品牌无法良好兼容。 其次,目前身处风口浪尖的智能音箱更多的是工具型产品,而中国传统的客厅文化是以娱乐为中心的,当前市面上的音箱产品并没有围绕这一需求进行深度的契合开发,而是主攻了语音交互方向。 再次,面对一个存量市场,傅缨茗并不想将音磅单纯定位于一个产品公司,AI+产品、声音+内容是她对音磅的定义。“小公司做工具应用型的产品没有任何机会,我们的产品价值更多体现在娱乐体验上,当市场达到饱和,音磅背后的内容和服务价值便成为增量的来源。 三个一体化,初代产品获罗胖青睐 同样看到市场机会的,还有全球最大消费性芯片设计公司台湾凌阳科技研发部主任杨益军和雷石KTV的高云鹏,随着二人的加入,音磅核心团队组建完毕,于2015年初投入第一代产品的研发。 “当时我们讨论了很多,到底是做一个单一到极致的产品,还是做一个以娱乐为中心、把各种功能兼容到一起的产品?” 经过反复验证,音磅团队认为首先应当降低用户的使用门槛,即改善当前市面上音响设备投入高、购买决策周期长、操作不便等痛点。“在客厅这种家庭娱乐的特定场景中,大多数家庭成员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客厅度过,而智能升级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一个‘多’一个‘少’,‘多’是赋予它丰富的功能和有内涵的内容,‘少’是不需要反复购买,一台设备即可实现。” 音磅希望打造一个集专业性和普适性于一体的创新产品。所谓一体化,可以从三个层面理解:硬件的一体化、功能的一体化、软硬件的一体化。核心诉求是操作简单、满足不同家庭成员娱乐诉求,且价格更为亲民。 2015年底,第一代音磅90工程机推出,在这个集HiFi音响、K歌、OTT播放器于一身的产品中,搭载了10只BOSE同级的高保真扬声器单元,做到了虚拟环绕声,且价格仅为4299元。傅缨茗计划将产品在京东众筹,而京东在体验之后,果断提出投资,成为音磅种子轮投资方。 与此同时,罗辑思维也被这款产品吸引,因符合对于其消费升级的判断,罗辑思维主动提出为音磅做产品首发。2016年初产品发布后,当年就在京东众筹取得1021万的成绩,成为京东众筹2016年首个过千万的项目,目前出货量已破万台。 1万亿小时内容整合,多场景产品线延展 音磅90收到了良好的市场反馈,傅缨茗和团队紧接着投入了第二代产品的研发中,2017年6月,体积更小、更具智能化的音磅60上线。 在音磅位于北京的总部会议室里,新芽NewSeed见到了这款获得了德国iF设计大奖 的产品,现场体验了电影、音乐、K歌等多种娱乐方案。和初代产品相比,二代音磅添加了语音命令,并且支持蓝牙、WIFI,延展了外设。 而在内容层面,音磅针对用户群体进行了头部资源整合。据傅缨茗介绍,目前音磅瞄准的是有影音娱乐喜好的家庭用户,年龄在26至40岁,家庭可支配收入在10000元/月。 “这部分群体在一二线城市接近60%是公司职员,消费能力以两口之家和单身白领为主,主要消费是看网剧;在三四线城市,主要是三世同堂,看络动画剧、卡拉OK的群体更多。” 针对不同地域用户的使用偏好,音磅与芒果TV、爱奇艺、咪咕音乐、喜马拉雅FM等内容平台建立了深度的战略合作,目前已积累内容1万亿小时以上。据傅缨茗透露,音磅60上线半年来,已出货8000台。 过去一年里,音磅也丰富了产品体系,如针对运动、车载、野餐郊游、情侣礼物等场景推出的便携式音箱,由于具备音响基因和国际评奖标准的设计,目前便携式音箱成为音磅所有产品体系中出货量最大的一个。 新零售模式:把体验店开进酒店客房 除了线上针对C端用户的京东旗舰店,音磅还积极布局B端行业客户,在增收的同时,形成线上线下的闭环。 与酒店的合作是一个典型案例,音磅的两代产品均被某大型酒店集团选型,将在旗下6000余家酒店的100万个房间进行落地。酒店的影音智能升级需要不破坏原有房间结构的基础上进行,音磅一体化、小型化、智能化的设计满足了需要。 这类酒店行业客户还将承担起线下体验店的角色。和家庭的客厅一样,酒店的房间也是一个聚焦的单一场景,通过线下体验可以为音磅的网上商店引流。傅缨茗表示,这种模式将复制到与其他行业客户的合作当中。 此外,音磅还计划在全国主要城市开设六个品牌体验店,围绕电影、音乐、AI、AR等主题定期举办沙龙,打造具有音磅特色的文娱、科技主题体验馆。“所谓新零售,不仅仅是线上线下的整合,更多时候是新的消费场景能够带给你创新的应用和购买体验。”傅缨茗说。 踩准消费升级的大势,音磅的产品和盈利模式不仅收到良好的市场反馈,也获得了资本的认可。2016年12月,音磅获得了磐霖资本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目前Pre-A轮融资计划启动,用于系列产品研发、市场及品牌推广,以及人员结构优化。“过去一两年我们的人员主要配置在硬件上,现在希望逐步加大软件的研发。”据傅缨茗透露,新一轮融资不排除明星投资人加入的可能。 后记 曾在广电系统下属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工作10多年的傅缨茗,撕掉了70后高管的标签,以女性创业者的姿态投入了音频创业。偶尔她也会想起,当年带领团队研发芯片,在3G还不普及的2008年,实现了各国领导人在华用手机观看奥运直播的壮举。 技术控的严谨和生活家的感性,被她延续到当前的事业中,形成了音磅集智能硬件和娱乐内容于一体的家庭娱乐整体解决方案。产品已经出到第二代,她却说那些都只能算是试验品。她理想中的音磅,应该是家庭不可或缺的成员,更专业、更聪明、更有内涵。 “能够用好技术做出好产品,去改变人们的生活,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傅缨茗一连用了四个“非常”,表达了对于创业的热情和坚定。
  1. 创业登记
  2. 鸿运国际
  3.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鸿运国际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

鸿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