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中小卖家解决打单问题,每日订单数超过600万

2017-08-19 14:40 来源:鸿运国际 浏览:
从细微之处着手,通过聚焦战略,以持续的创新,最终改变市场格局。」周鸿祎曾这样描述中国式的微创新,全民创业的浪潮让80后这一代,甚至早早投身下海的老炮们,从细微的地方起步,逐渐迈向一个更高远的目标,他们似乎都是怀揣着改变世界的理想。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时代,人们愈发的坚信做这一行的,每一个从业者每天都要面对变数与机遇的挑战,作为承载着这些无数“理想”的重要平台,某种意义上讲,它俨然更像一个巨大的孵化器,但即使拥有有足够庞大的专家顾问团为这些创业者的“理想”提供有效的指导意见,似乎也是远远不足的。于是就有了像阿里千牛这样为其电商平台上的创业者和用户,提供产品化、标准化服务的平台,帮助平台上的卖家快速启动或完成转型。拥有超过800万卖家的阿里系电商平台,本身就是中国最大的创业孵化器。而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孵化器中,从卖家的便捷工具,重新定位为围绕经营全链路提供一站式服务的生态入口,就是为了让卖家如庖丁解牛般游刃有余。时至今日,我们的电商时代已然向着每一个“理想者”预期的美好方向前进着,他们似乎也从瞬息万变中找到了属于自己那份的价值与坚守。 7年,“我打”只干了一件事——帮助中小淘宝卖家打单发货。 “我打”诞生于2010年,是千牛服务平台上一款专门帮助中小淘宝卖家打单发货的应用软件,一直以来,它始终深耕于解决打印面单这一核心功能。这让它在该细分服务市场领域内立有一席之地。 这是电商规模发展到一定阶段,淘宝服务市场衍生出来的新机会。服务商们往往从小切口出发,以专业化、精细化策略不断挖掘潜在的商机。 从整个电商链路来看,“我打”服务的环节位于完成交易后、发货前。所谓面单,是指寄送快递时需要填写的快递单。此前纸质面单多是不同快递公司自己定制,格式不尽统一,电商卖家为了批量发货不得不接入不同快递公司的打单系统,接入成本较高。这就为专业的打单公司提供机会。 “我打”的具体操作步骤大致为:自动同步用户订单、订单筛选、打印订单(电子面单)、提示发货、做发货标记。虽然服务内容细小到毛细血管,但通过软件将打单这一环节工具化,不仅提升电商流通效率,也极大解放了人力。 如今,这家成长于千牛平台的服务商每年流水超过千万元,毛利率则保持在60%-70%之间。2016年双11,“我打”当天打单发货2900万单。截止到2017年6月,每天有13万多卖家使用“我打”的打单发货服务,每日订单数超过600万。

三年蛰伏

如今,“我打”是行业的TOP2。它的创业之路恰恰反应了整个电商服务商生态的变化。 “我打”的创始团队有着多年软件开发经验。2010年初,在厌倦了大企业软件开发存在需求不确定、回款慢等弊端后,创始人薛启和伙伴们选择辞职创业。 虽然身在远离电商环境的山东,但薛启和团队敏锐洞察到了电商对卖家服务软件的需求。恰逢当时淘宝刚刚发布了开放平台(TOP),薛启立即选择加入。这一次,他决定只做面向中小卖家、比较灵活的软件产品。 “我打”是他们的第二个产品,也是目前最成功的产品。在此之前,薛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探索。 最初的两个月,薛启开发了第一款名为“淘算盘”的产品,旨在帮助卖家计算销售利润。但是,这次试水并没有获得成功,买家寥寥。在进一步分析部分卖家痛点之后,他们很快转变思路,又用3个月时间开发了新产品——帮助卖家打单发货,这正是目前“我打”的雏形。 彼时,淘宝开放平台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流量有限,商家对于服务商的认知也少之又少。直到2012年8月,我打的付费用户数量一直都没突破4位数。 薛启团队为什么坚信“我打”能在TOP平台持续发展呢?他解释,主要基于以下几点考虑: 首先,打单是淘宝卖家日常经营中必不可少的一环。随着淘宝业务的增长,受限于设备、人力,卖家自身很难应付大量的订单打印。这就促使了卖家对便捷打单工具的需求。 第二,随着用户服务需求日益精细化,平台自身无法提供足够多的精细化服务,而且服务越多,服务质量相对就会受到影响。虽然淘宝开放平台也有针对卖家发货的服务工具,但是引入第三方开发商可以有效弥补服务断层。 例如,“我打”这样的服务商,就能专注打单,将这一个环节做到极致。 第三,得益于此前多年的软件开发经验,团队有成熟的技术支持。只要满足用户需求,好的商品一定会有好的市场。 因此,即使在三年困难时期,薛启团队仍然没有放弃对产品的打磨,不断根据客户需求改进产品。“我打”正在等待下一个爆发的机会。

一次机遇

2012年8月,“我打”终于迎来了用户量的第一次爆发。 在这一时期,淘宝开始大力推广卖家服务市场,越来越多的卖家也开始注意到服务商的价值。平台曝光度大大增长,流量快速提升,对于当时平台上为数不多专注打单的软件来说,“我打”凭借多年积累的服务优势,很快脱颖而出,并收获了大批用户。 事实上,“我打”并不算是资历最老的打单软件。只不过,那批更早出现的打单软件,并没有及时入驻开放服务平台,只是零散地在淘宝上寻找用户,因而错过了平台推广的流量红利。 2013年,服务市场愈发成熟,老一代打单软件意识到平台的作用,纷纷入驻服务市场,但为时已晚。以“我打”为代表的平台服务商早已迅速卡位,后来居上。 这年1月,淘宝推出一站式卖家工作平台——千牛,并率先在移动端进行尝试,逐步延伸至PC端,设想通过一站式互联互通服务,提高商家效率。之后,千牛逐渐将淘宝服务平台纳入其中,服务商也趋向专业化和垂直化。 以服务卖家为核心,千牛一经推出便积聚了大量卖家。依附于平台的“我打”等应用软件的曝光度也再次提升。 目前,阿里千牛平台拥有800万的日活用户,成为全球最大商家平台,实现从货源对接、资金融通、店铺服务和电商资讯在内的一系列功能。卖家们可直接在千牛平台找到“我打”,自主下单,不经培训便可使用。按年算为180元一年,按月则是20元每月。

抓住电子面单的趋势

如果说千牛为“我打”提供了流量保障,那么紧跟菜鸟,让“我打”可以通过技术迭代,及时跟上行业趋势。 随着电商平台和物流服务信息化飞速发展,传统纸质快递面单价格高、信息录入效率低、信息安全隐患等方面的劣势愈发凸显。 2014年之后,接入数据平台的电子面单开始成为快递行业内的一大趋势。这其中,菜鸟网络极大地推动了电子面单的普及,联合主流快递公司建立了行业标准格式,统一了各个快递公司的面单,以帮助商家提升效率。 在薛启看来,2015年是电子面单元年,2016年则达到高潮,半数以上的卖家开始用电子面单,并寻找支持最新电子面单打印功能的服务软件。 这时候,并未跟上形势的打单软件纷纷被卖家抛弃。意识到电子面单的发展趋势,“我打”及时和一些快递公司建立对接通道,并跟随菜鸟步伐,推出电子面单服务,更新电子面单模式。借此契机,“我打”又收获了大批新用户,巩固了在打单软件中的地位。 电子面单的使用推广,让打印速度由之前的一分钟20单,提升至平均一秒一单,是之前的3-4倍。目前,在四五十款打单软件中,“我打”名列第二,年销售额则在千万元以上。 但“我打”仍有自己的小烦恼。首先,市场竞争加剧,大部分用户已经被瓜分完毕,“我打”面临着用户量增长的瓶颈。其次,中小卖家个体虽然需求简单、容易满足,但发展性和稳定性远不及大商家,这对服务商来说也会是桎梏。 团队发展亟需新的出路。薛启已经察觉到这些隐忧,并作出相应的应对措施。 此前,在核心业务打单基础上,“我打”还提供备货、对账、售后等增值服务。未来,薛启表示,“我打”仍然会紧跟市场和用户需求的变化,及时更新和发展。同时,继续跟进菜鸟新策略,开发新业务。此外,薛启团队还将把目光投向并未开发的淘外市场,试图开辟全新的用户群体。
  1. 我要创业
  2. 进入论坛
  3.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鸿运国际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

鸿运国际